我的位置: 首页 > 法制 > 正文

【共和国记忆】解放初期 贵阳开展“让姐姐妹妹站起来”行动

  解放初期的贵阳城,狭小、脏乱,仅需一支香烟的工夫就能逛遍全城。花街柳巷中深藏着的惯匪、特务、妓女,犹如一颗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引爆刚刚成立的新政权。


  “封闭妓院,根除娼妓制度,收容妓女!”1950年2月24日,距离春节只有3天的时间,成立仅3个月的贵阳市委、市政府发出了战斗指令,直指这些百年沉疴,一场“让姐姐妹妹站起来”的特别行动拉开序幕。

  1949年的贵阳城,城区面积仅6.8平方公里。然而,狭小的城区内却有高、中、低三个档次的妓女3000余名,分别云集在中山西路附近的巴黎饭店、小上海酒楼、百乐门歌厅,以及大街小巷散步着的100多家青楼妓院里。据中共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的调查证实,当时贵阳市区人口22万,每17名15岁至40岁的女性中,就有1人沦为娼妓。

  动荡时局,逼良为娼。曾任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政委,1949年11月,随着西进学生来到贵阳,在刚成立的贵阳市公安局工作的娄文侠这样描述彼时的情景:刚解放的时候,即使是冬天,贵阳街头的妓女也只穿一件单薄的旗袍。她们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紧抱着双臂,用这种方式保暖。妓女中有的操着河南口音,有的操着江苏口音,有的操着湖南口音。之所以有这么多外地人,缘于抗战时期,贵阳是大后方,不少人为了躲避人本人的兵燹战火,举家南下西迁,其中有的人在家庭困难之时,被迫为娼。

  娄文侠说:“起初,我看到贵阳街头的妓女,穿着都非常邋遢,脸上也没有化妆,头发凌乱。后来,我在工作中和许多当过妓女的妇女同胞接触,才知道每一名妓女的背后都有一段伤心的经历,觉得她们很可怜,是旧社会的牺牲品。“

  1950年3月,娄文侠接触到了一名30多岁、正在进行改造的妓女。她原本是一名副官的姨太太,以前也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悠闲日子,平常没事时就邀约一帮姨太太打打麻将、抽抽鸦片。但解放前夕,副官带着所有家当逃离贵阳,之后什么也没有给她留下。失去生活来源的姨太太,每天鸦片瘾又大,为了生计,也只有沦落为每天晚上在街头‘站电线杆’。”

  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贵阳,允许妓院公开设立,每个月还要收取“花捐税”。解放初期,鸡蛋卖三分钱一个,然而,一名妓女卖身一次所获的嫖资,仅够买一个鸡蛋。这些妓女的生活也非常艰苦,有时候卖身只为得到一餐饱饭。

  “在我们派出所的辖区,妓女大概有70多人,而派出所民警只有10人。”1950年任贵阳市中山西路派出所所长的程伯欣在其撰写的《解放初期公安派出所工作的回忆》一文中写道:“因受到国民党时期的军警影响,这些妓女并不怕我们,每天晚上公开在路上拉客卖淫。妓女们胆子大的原因是:这些妓女都是抽鸦片的,瘾都很大,一旦瘾发,啥都做,卖淫所得金钱都用来买鸦片抽了。“

  “1949年,北京关闭了妓院。1950年2月,贵阳出台措施,要把妓女改造好;对那些患上梅毒、淋病的妇女,要把她们治好。因为新中国的建设,还需要这样的贫苦大众。”1950年任贵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局长的胡海讲述。据介绍,2月24日,接到查封妓院的命令后,贵阳市公安局立即布置人员,对辖区内的青楼、妓院进行查封和关闭,把老鸨和龟公一律带走,妓女则送到政府统一指定的地方进行收容改造。这天晚上,贵阳市的100多家青楼妓院全部被查封。

  高坎子、铜像台、新华路……一夜之间,在这些妓女云集的地段,公安、民政、卫生、妇联等部门协同作战,行动人员重复的都是同一句话:“责令你们马上停业,改邪归正,放走所有妓女!”他们对惊慌失措的妓女们说:“从此再不许从事卖淫活动,回家生产劳动,自食其力!”

  查封妓院时,民警对财产进行了查抄,每一家妓院都查出大量的财物等。由于堆在公安局的财物有很多,按照规定,要送银行交公。到了银行时工作人员询问数量是多少,负责的民警说不知道,反正运来的时候没有清点过,在查抄和运输过程中,也没有人私藏。

  1950年,贵阳市分为9个区,每个区都有上百名妓女被收容。在收容之前,中共贵阳市委、市政府已选好了指月街的指月堂庙作为收容妓女的改造场所,这里也寓意妓女改造是新生活的开端。当时改造妓女有三条原则:一是改造妓女的思想,使其重拾自尊;二是训练妓女的技术能力,使其达到自主;三是鼓励妓女从事劳动生产,使其能够自给。

  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贵阳,盘尼西林奇缺。为了给妓女治疗淋病、梅毒等疾病,贵阳市委、市政府一边积极寻找盘尼西林,一边用当时价格昂贵的治淋病、梅毒的药物“914”“606”为她们治病,还请来贵阳当时“四大名医”中的程云深、陈真一为她们坐诊。

  在收容改造所里,6名医护人员轮流照看重病患者,为她们挤脓血,拈去腐烂躯体上的蛆虫。经过几个月的治疗,身体逐步康复。之后,新政府把她们分别安置到市郊林场、国营企业等单位,解决她们的就业问题。这些身心恢复健康的妇女,由于工作任劳任怨,有的被评为先进、模范。她们还分别成家、生儿育女。

  1953年,经过了三年的教育和改造后,贵阳市政府正式宣布:“贵阳市已无妓女,收容改造妓女的工作顺利结束。”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方勇

编辑 施昱凌

编审 王璐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