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吴基伟:故乡事无小事 故乡的美是天地之大美 | 花好月圆 他乡故乡·27黔地标中秋系列访谈


嘉宾档案


吴基伟,侗族,1971年3月生,贵州天柱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作家、词作家、诗人。现任中国航空工业新闻中心主任、中国航空作家协会主席。著有文集《踏歌行》《晨歌集》《履痕》《飞天逐梦醉酒泉》等近400万字,有诗作《飞天逐梦醉酒泉》《大观仰止》《哭嫁》《在母亲的背上》《守望》及原创歌曲《山那边》《梦那边》等50余篇(首)获奖。


27°黔地标:为什么会离开贵州?能否描述一两个在您的记忆中,故乡最令您难忘的画面?


吴基伟:我是“被迫”离开贵州的。记得是2011年12月13日,我奉调离开011基地(贵航集团),到北京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就任集团团委书记,到十大军工央企总部工作,而且是从贵州提拔进京,记得当时还是十分忐忑的。就任前,我在我的家乡黔东南州的地扪侗寨组织召开了最后一次全委会,带着大家感受山村的宁静、少数民族同胞们的热情、我们侗族天人合一的生态观,吃着我亲自下厨给同事们做的原生态烧鱼、酸汤、土猪肉等,水绿山青,鱼肥稻黄,听着亲切的鸡鸣犬吠……那是最难忘的,也是最自豪的,家乡的一草一木早就浸润在我的血脉里,也流淌在我的文学作品中。



27°黔地标:在离开故乡后的这些年里,中秋都怎样度过?您的故乡过中秋,有哪些独特的风俗?


吴基伟:离开故乡很多年了,印象中大都市的中秋有酒有肉,有华灯璀璨有新友故交,也有诗词歌赋、豪言壮语,很多时候是“躲进小楼成一统、抚今追昔念故乡”。我喜欢故乡中秋节全家团圆、老少欢欣的味道,迷恋故乡“月是故乡明”的画意诗情,嘴馋兄弟姐妹一人一小块分享一个大大的、圆圆的、甜甜的月饼,也感念披衣出门、抬头望月、追问人生命运、憧憬外面世界的乡村少年的迷惘,然后是邀清风朗月进屋、点亮煤油灯、挑灯夜战苦读的八月十五、八月十六……往事经年,历历在目。



27°黔地标:背井离乡,都会体会乡愁吧?哪些时候最能牵动您的乡愁,是中秋?是偶尔的返乡?还是当感觉到渐渐老去的某个时候?


吴基伟:我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几十年乡音不改,会侗语、苗语、天柱客话、贵阳话等多种语言,回家不是客,心里脑际随时都是乡愁悠悠,挥之不去。乐居乡下的父亲母亲,漫山遍野的杉木竹林,风声雨声蛙鸣声,童年的记忆,故乡的风骨,都能牵动我的乡愁,也许这些是我年年返乡、年年辛苦、年年幸福、年年依依不舍、年年朝思暮想的动因吧。


27°黔地标:现在“乡愁”成了流行词,您觉得乡愁是什么?


吴基伟: 乡愁是刻骨铭心的记忆,是融汇血脉的想念,是澄澈透明的爱恋。其实,更多的时候,在我的内心深处,乡愁是一声鸡鸣,一次狗叫,一捧炊烟,一眼清泉,一湾小溪,一把山果,一汪泪水,一条泥路,一夜侗歌……



27°黔地标:故乡在您的认知里又是什么?它是否只代表出生地?又是否只是个地域上的概念?


吴基伟:故乡是精神的家园,是灵魂的栖息地,是创作的源泉。出生在天柱县那个非常偏远却又宁静美丽的乡村,我一直觉得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是此生最大的幸事,我的一切从那方水土开始,现在正努力源源不断的回报那片土地:故乡的事从此无小事,故乡的美是天地之大美。



27°黔地标:在您的文学和音乐作品中,是否有表现故乡主题的?请做简单介绍。


吴基伟:在我的创作中,故乡是永恒的主题,故乡的山水人文是浓墨重彩的主角。我的诗文集《踏歌行》《晨歌集》《履痕》,音乐作品系列《高原蓝天间》(9首),都有大量故乡的感念、故乡的味道、故乡的精神。特别是最近在贵阳大剧院首次展演的生态文明组歌交响音乐会《我的绿水我的青山》,呈现给大家的《山那边》《水那边》《美那边》《歌那边》《酒那边》《风那边》《云那边》《路那边》《爱那边》和《梦那边》10首原创歌曲,都是我写给故乡的,写给贵州的。剧透一下,我手头快要完成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名字就是我们那个寨子的名字《九户堂》,写的是300年苗乡侗寨的沧桑变迁,说的是两姓9户人家跨越时空的爱恨情仇。


最后,祝福大家中秋团圆和美,祝福家乡祝福贵州更加多彩美丽!


辑录/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陆青剑

海报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见习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李缨

视觉实习编辑/王西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