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普调+定向”降准,有利于激发实体经济活力和动力


    降准显然有利于股市债市,同时对于投资和消费也有直接和间接的促进作用,能够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9月6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在官方网站公布了降准的通告。降准分为两部分,一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二是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首次采用“普调+定向”降准方式,根据存款余额测算,本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


    时机


    此次降准是为了落实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符合市场预期。降准时机把握比较精准,非常及时和必要。2019年4-5月份的金融和投资数据有轻微回升,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近两个月的货币供应量M2、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经济指标同比增速持续下滑,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当然,经济下行有主动推进一些长期结构改革政策的短期效应原因,也有经济本身波动的原因。此次降准的逆周期调节作用将逐渐发挥出来。


    指向


    发挥降准带动作用需要强化金融监管的同时,也要增加金融主体的纪律约束,明确地方政府和地方金融机构责任。额外针对不跨省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实施的定向降准,是为应对个别地区中小型城商行流动性不足的困境,同时引导城商行回归本源,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地方财政金融化有一些乱象需要继续整治才能更好发挥这次降准的效果。因为比较担心给市场发出支持房地产、大水漫灌的错误信号,国家前期已经出台不少政策打消了市场这些误判。


    实体经济


    这次降准的最主要目的是通过减少银行的资金成本,进而促进银行向实体经济增加融资,使流动性更多地流向制造业、中小企业等政策扶持主体。去年以来资管新规、P2P整顿等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必要也比较成功,金融生态发生一些变化,宽货币紧信用是突出表现。国际环境方面,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持续乏力都使得企业的生存环境变得严峻,尤其是一些加工业的利润率较低,亟需降低融资成本。降准显然有利于股市债市,同时对于投资和消费也有直接和间接的促进作用,能够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利率市场化


    这次降准还和利率市场化结合,有助于更好发挥金融市场功能,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央行8月17日发布公告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LPR报价方式由参考基准利率改为参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即以中期借贷便利(MLF)为基础加点形成。但目前LPR报价受制于银行的负债成本偏高与维持息差的意愿,调降幅度十分有限。因此有必要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来引导LPR利率下行,使制造业企业、小微企业等主体的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


    本次降准之后我国大型和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分别为13%和11%,但仍有下调空间。应该说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比较流畅的时候,数量型货币工具能够发挥较好作用。如果4季度的金融和投资指标没有起色,不排除还有定向降息降准的可能。


    (作者系东北财经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


作者  周彬

编辑  林晓明

编审  马刚